您現在的位置:漳平新聞網 >> 網友互動 >> 網友爆料

讓傳統手藝煥發新活力 網紅手藝人的另類成名史 

2019-10-21 10:07:40 作者: 來源: 工人日報 分享到:

  在全民短視頻狂歡的時代,一些手藝人站在了風口上

 

  網紅工匠的另類成名史

 

  在全民短視頻狂歡的時代,有這樣一群人,借助短視頻的風口,成為網紅工匠。

 

  在互聯網上,他們是擁有百萬粉絲的網紅,也是身懷絕技的“手藝人”。他們信仰“慢工出細活”,用“擇一事,終一生”的工匠精神,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網上公眾對工匠和手藝的認知和概念。

 

  讓傳統手藝煥發新活力

 

  頂著泡面頭的郎佳子彧今年24歲,他的房間里每一塊墻磚的圖案都不同,和巨大燈泡形狀的吊燈一樣,都是“撿了別人不要的東西”。墻上貼著科比在NBA賽場上的巨幅照片,旁邊堆著將近一人高的籃球鞋盒。另一面墻上是一張巨大的裝飾畫——一只綠色的卡通鱷魚正在玩滑板。底下有一行字:COOL KIDS NEVER DIE(酷小孩永遠不死)

 

  他有時會在這個房間里捏面人。這門已經有上百年歷史的老手藝,聽起來跟“酷”和年輕似乎沒什么關系。今年夏天,這門老手藝被郎佳子彧帶上了抖音。在視頻里,他不僅捏侍女、彌勒佛、兔爺兒等一些中國傳統人物形象,也捏漫威的動漫人物,甚至是口紅、手袋、籃球鞋。當下年輕人覺得流行的、“酷”的東西,他都能用面團捏出來。他更讓無數人看到,捏面人本身就是一件夠酷的事兒。

 

  郎佳子彧從四三歲就開始看父親捏面人。聽大人說,他小時候看動畫片都坐不住,看捏面人卻能看一個多小時。作為北京市民間藝術家協會的成員,他曾經跟其他成員一起到天津參觀學習,30多人的團隊里,16歲的他是最小的,其他人“40歲都算年輕的”。

 

  好在他有“家學”。他的爺爺郎紹安曾挑著木箱在全國各地走街串巷,成為第一代“面人郎”。四處游藝的郎紹安勉力養活了一大家子人。郎佳子彧的父親郎志春這一代,孩子們在郎紹安的影響下,多少都會點捏面人的手藝。郎佳子彧也曾考慮過要不要以這門手藝為生。小時候別人問他以后想做什么,他總是毫不猶豫地說:“我就要一輩子捏面人!要把這門手藝傳承下去!”

 

  他大學畢業后報考了北京大學藝術學院的研究生,最終以筆試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研究生期間,他學了各種關于藝術的理論、歷史,深受觸動。“一門手藝會變成遺產,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郎佳子彧說。

 

  今年8月,他開了抖音賬號,兩個月的時間,已經有了將近10萬粉絲,總獲贊數達到了53.4萬。獲贊數最高的一個視頻,是他用面捏了一雙價值已經超過一萬元的Air Jordan 1籃球鞋,收獲了15.4萬個贊。

 

  在爺爺郎紹安的作品中,有許多老北京街頭小景,父輩郎志春在原先的傳統人物形象上有所創新。他把京劇的臉譜元素提煉出來,用面捏了一排排花臉。到了郎佳子彧的作品,“畫風”就突然不一樣了。他小時候吃肯德基的兒童樂園餐,收集了幾十個史努比玩偶,把它們挨個捏了出來。對他來說,最難的不是技巧上的革新,而是找到屬于自己的表達。

 

  作為抖音上的非遺傳承人,郎佳子彧和他的父親被邀請去參加1019日舉辦的“抖音美好奇妙夜”晚會。在那個幾千盞燈光照射的舞臺上,他和其他非遺傳承人一起被更多人看見。

 

  要萌要開心 差異化很重要

 

  除了正統的非遺手藝傳承,在互聯網世界,美妝、游戲等“偏門”領域也成為網紅匠人的一個聚集領域。

 

  十音從小在加拿大的溫哥華長大,家境優渥,已經擁有83萬粉絲的十音承認成為網紅這件事的順利程度完全超乎了她當初的預期。現在她的正式身份是全職的BUP主,70%的粉絲是18~24歲的女性,視頻內容主要與漢服相關。“跟上班還是挺不一樣的,你要對你自己所有的東西負責,現在出了事,你要對你自己的頻道、賬號所有的一切負責,所以你要考慮的東西要更多。”

 

  做一個網紅,差異化很重要。十音瞄準的藍海同樣站滿了人,不過她沒有包袱,在視頻中不會去糾結衣服(主要是漢服)的形制、歷史、正確的穿法,而是變成“這件衣服究竟好不好看”“穿著漢服去了哪里”,試圖滿足路人的好奇心。

 

  在網紅的世界中,“人設”是十分重要的特質。十音不在乎這個,“我只是想做稍微高端一些的東西,現在這個“人設”也不是我刻意立的,是別人貼上去的,但是這些確實會給我惹來爭議”。

 

  “美妝是一個小圈,美妝時尚是一個小圈,美妝時尚生活又是一個小圈。”十音比劃著手勢說。和一些網紅相比,她心里會有一個清晰的概念,那就是每一個階段需要做不同的事情。

 

  商業化運作助力網紅工匠

 

  借助著互聯網的風潮,手工耿,一個被稱為“無用愛迪生”的手工達人,在近一年迅速走紅,在快手收獲了366萬粉絲。這個留著長頭發、胡子拉碴,特色鮮明的民間“大叔”,曾發明過“強顏歡笑機”“破釜沉舟跑步機”“擼串輔助神器”“美顏物理外掛”等看起來無用,但很有趣的手工作品。

 

  手工耿很忙,手機時常在忙音,因為他在進行“創作”。

 

  手工耿原名耿帥,開始的想法就是在快手上賣自己做的一些東西,但是有時候賣不出去,就形成了另一種變現方式——廣告,他認為這種變現比只賣東西要好多。手工耿表示,“我覺得網紅就是跟普通人一樣,職業不一樣。我有時候介紹自己的時候很糾結,會說我是發明耿、匠人之類的,但其實我都沒達到他們那種級別,只是說喜歡做一些有意思的東西,一個喜歡手工,在動手的人。”

 

  他的初心很簡單,就是喜歡做手工。他也感受到有很多人喜歡手工,覺得自己會受歡迎。同時他坦承在出名后,經濟上可以得到緩解。

 

  他的粉絲也認為,比起工藝,他的創意更受歡迎。甚至有人認為,正是“無用”的工藝讓他們覺得有了“反差萌”的效果。

 

  相比制造,更讓他焦慮的是創意,發完一個作品,他會焦慮,發完一個想法就少一個。

 

  通過快手等短視頻平臺火了以后,一些商業品牌找到了他。

 

  同樣在快手上走紅的鄉村小杰,因為營造出一對情侶的山水田園的詩意生活而引起了關注。鄉村小杰時常會因為女友子墨在生活中一些需求而進行手工制作。比如子墨晚上睡覺被蚊子叮咬,小杰就立馬動手給子墨手工制作蚊香;子墨起床刷牙沒有牙缸,小杰又親手用屋后的竹子給子墨制作“心形”牙缸;看見子墨在屋前吹肥皂泡泡,于是小杰又給子墨親手制作自動“吹泡泡”裝置……

 

  小杰的“萬能”未必是個人的萬能,小杰有公司和團隊,在有了如此多的粉絲和擁躉后,進行商業化運作也已成必然。

 

  實際上,網紅匠人與傳統的工匠仍有巨大差別,他們的走紅與短視頻平臺眷顧平凡人的策劃不無關聯。短視頻平臺崛起后,決意避開大V風頭,從平凡人、下沉用戶的自我表達需求入手,占據基層下沉市場,從而反哺一線。

 

  時勢造英雄,這些短視頻時代風口上的“網紅工匠”,在自身努力、商業運作、平臺助推的多重力量下,正在演繹他們的故事,而這一故事尚沒有結尾,有待實踐檢驗其成色。

 

  車輝

時事熱點
社會民生
友情鏈接:
福彩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